尹卫东:追忆三十五年,感恩刘崇柏教授

  • 作者: 尹卫东
  • 日期: 2019-02-22
  • 点击率: 1268

 一九八三年夏天,我参加了河北正定县的病毒性肝炎流行病学现场调查。白天艰苦的流调和采血工作没有累到我,晚上跑到实验室去帮助老师们离心分离血清。在这里我初识了主持调查研究的刘崇柏教授。

 

作为唐山卫生防疫站的一名只有不到一年工作经历的中专生,我认真地问刘教授:“为什么我们唐山地区每年都有中小学发生肝炎流行?”

 

刘教授说,“这主要是由甲型肝炎引起的,通过粪口途径传染。不仅是你们唐山,在全国各地甲型肝炎的流行都较严重。”

 

我又问,“那有什么有效预防的办法?”刘教授说,“我国目前对甲型肝炎病毒学的研究还是空白,既无诊断试剂,更没有疫苗进行有效的预防。”

 

我继续追问,“你们病毒所这样的国家科研单位为什么不快点进行研究,现在基层发病太严重了。”刘教授说,“甲型肝炎病毒的研究需要从早期病人的大便标本中分离病毒,我们得不到早期病人标本。”

 

我沉默了,难道我们每年都发生的甲肝流行就没办法控制了?!

 

转眼一个月的流调工作快结束了,分别时我大胆地问刘教授,“如果我能采到甲肝病人的早期标本,您能接收我来病毒所进修学习吗?”刘教授笑着说:“可以啊,破格,没问题!”

 

病毒所是中央级单位,只接收省市级的进修,我不仅是在基层防疫站工作,还仅是一名中专毕业生,这的确是破格了。

 

就是因为这样一段约定,我于1984年3月带着从唐山疫区采集的甲型肝炎病人的早期标本来到了病毒所肝炎室进修。从此我这个来自基层的中专毕业生就一直称刘崇柏教授为刘老师。

 

在刘老师和詹美云老师等指导下,我终于从唐山的标本中发现了甲肝病毒。刘老师高兴地说:“这是一份比黄金还宝贵的大便标本!”

 

实验室可以用其进行甲型肝炎的血清学诊断,可以延续甲型肝炎的系列研究。

 

刘老师又布置了用唐山标本进行甲型肝炎病毒的分离培养工作。他说:“只有培养出生长良好的甲型肝炎病毒,今后才有可能研制出诊断试剂和疫苗。”他又说:“小尹,只有在病毒培养成功的基础上,你控制甲肝流行的理想才能实现!”

 

刘老师的话不是命令,做这些研究也不是为了毕业文凭,但它就像一个巨大的火炬,吸引着我每天早起晚睡,和一群科班的博士、硕士一样刻苦地进行着实验。

 

病毒研究最关键环节是电子显微镜研究,每天晚上十点才能进电镜室熬夜看,连续二十几天的观察都没有结果。每一天刘老师都会问结果,然后会笑着安慰说:“一片载着标本的铜网只有几个毫米大,可在电子显微镜下你看到的是一个足球场大,要耐心,但必须要用电镜看到病毒,否则就不算成功!”

 

又经过了十几个昼夜的努力,终于电镜的视线里出现了甲肝病毒!大小、形态、结构都符合甲肝病毒的特征。

 

我举着电镜照片跑去给刘老师看。他高兴地说:“对,对,是甲肝病毒。”

 

我一下就跳了起来,整个实验室都跟着兴奋起来,我们成功地分离出来甲型肝炎病毒了!

 

刘老师拿出一盒巧克力奖给我们大家吃。我高兴极了,感觉这是我吃过的最甜美的巧克力。

 

刘老师专门给这株病毒命名为TZ84,因为这是我们1984年在唐山一个张姓病人的粪便标本中成功分离出来的。

 

在这一年病毒所学术年会上,刘老师又一次破格安排我做了甲型肝炎病毒研究的学术报告,全所的科学家都在场。

 

全世界著名的病毒学专家,也是病毒体外培养技术的发明人黄祯祥院士给我提了一个问题:“你这株TZ84病毒将来能做疫苗吗?”我看着刘老师只说了一句:“我想……”,刘老师用他的山东话坚定地说:“一定能的!”

 

这是我第一次做学术报告,也是刘老师支持我回答了一个大问题,就是:“一定能的!”

 

我用了三十五年的时间,真的把理想变成了现实。

 

“1984年始,为控制我国甲型肝炎的疫情,刘崇柏教授指导了我国甲型肝炎病毒株的分离培养和特异性抗体研制工作,为我国甲型肝炎现代免疫诊断,推动甲肝疫苗的产业化并在全国范围内的大规模应用疫苗,使我国甲型肝炎的发病率降到了世界最低水平。他为我国甲型肝炎灭活疫苗通过世界卫生组织预认证并成功进入国际市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这段话是刘老师的科班弟子毕胜利教授在今天的告别会上说过的。

 

恩师的指引、众弟子的践行,从而成就了中国疾病控制事业的发展。

 

春节前我去探望病榻上的刘老师,他看着我,高兴地笑出了眼泪,非常关心地问我:“小尹,你怎么样啊?”我说:“刘老师,我好着呢,没事!”

 

刘老师又说:“你肯定没事!一定要把疫苗搞好!”我说:“您放心吧!”

 

2月17日我去医院看望他,但没能进入ICU病房。第二天上午就惊闻噩耗!

 

刘老师把他的一生都交给了公共卫生事业,他老人家的平易近人、乐观向上的作风始终感染着我,他认真,求实的学风也深刻影响着着我。

 

悲痛之余,我为他写下一副挽联,这也是他一生的真实写照:

 

崇柏千古

崇德崇学崇俭做师表,

柏树百年百战除疾病。

 

今天我流着热泪送别刘老师。是刘老师教给我开创疾病预防控制事业的金钥匙,是刘老师把用科技创新为国为民服务的精神传给了我。

 

刘老师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刘老师在天之灵也一定会护佑人类的疾病防控事业!

 

刘老师乐享天堂!

 

尹卫东 拜

2019年2月22日

地址:中国· 北京 海淀区上地西路39号北大生物城(100085) 咨询热线:400-898-2688

Copyright © 2001-2019 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